它是动词,也是名词,还可以做形容词。
它像金属一样,随意熔合于任何金属。
它不是金属,周期表没有它的名字。
它乐于伪装,埋没于金银铜铁。
它擅长防御,往往愈挫愈勇。
它不重要,甘当辅料配角。
它外表坚硬,静默如铁。
它最大的弱点是温度。
它怕火,加热即熔。
它有自己的担当。
它也有个名字。
叫做:锢。

一事精致,便能动人

文摘:

文/张 勇


轰轰烈烈固然令人艳羡,但毕竟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只不过是沧海一粟。千军万马虽众,能挤过独木桥的却屈指可数。无限风光在险峰,能欣赏到的也只是寥寥。如此,我们就注定平凡吗?


不是的。


《南村辍耕录》里头讲:南宋有位官员,想在杭州找个小妾,找来找去没有可心的,后来有人给他带来一位叫奚奴的姑娘,人漂亮,问会干什么,回答是会温酒。周围的人都笑,这位官员倒是没笑,就请她温酒试试。头一次,酒太烫,第二次又有点凉,第三次合适了,喝了。从此以后,温酒从来都没失手过。既而每日并如初之第三次。公喜,遂纳焉。这位官员终身都带着奚奴,处处适意,死后把家产也给了她。为什么呢?因为“一事精致,便能动人,亦其专心致志而然”。


西北湖咖啡豆,是个只有十平方米的小咖啡铺,只有两三张桌子,没有任何装修,却开了足足十年。这对台湾来的兄妹,驻扎在武汉,成了武汉小型咖啡馆的鼻祖,只卖曼特宁,从烘豆到咖啡,全部亲手制作。他家的店火到什么程度?很多客人只是路过,宁可站着,也会喝一杯咖啡再走,心满意足。咖啡的香味,大老远就能闻到。一家小铺,一种单品咖啡,提供无限的咖啡念想和生活方式。这让我也想起鼓浪屿那个坚持只卖蓝山的咖啡馆,老板娘偏好蓝山,只卖这种咖啡,那也是我喝过的最好的蓝山,一杯咖啡就让人灵魂出窍。


当年上海有个沈京似,是个大吃家。把祖辈留下的家业吃得个精光,卖房子卖地吃。一般南北名厨到上海打天下,别人都可以不见,但沈先生却是要会一会的。沈先生当然不是有吃就到场的人,一般他要看请的什么人,谁烧的菜,嘴刁得怕人。他是潜心研究“吃”的一代沪上美食家,成为餐饮界的“无冕之王”, 在社会上颇具声望。


后来沈先生穷下来了。什么也不会,就会个吃。出去登记要工作,人家问他,你会干什么?他说我会吃。呸!谁不会吃!后来有人把他这个本事反映给陈毅市长,说有个人光会吃,看给安排一个什么工作合适?陈市长说:“哦,那算得好汉子。吃了一辈子,散尽家财去吃,不容易!”让他到国际饭店工作吧。专门做菜的品尝工作。后来上海国际饭店的菜一直质量很高,与他这张刁嘴的贡献是分不开。给他开出的月工资二百元左右,在当时也算很高的工资了。专家教授也不过如此。他的烹饪研究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水平,六十年代,他主持编辑了《菜谱集锦》一书,曾多次再版,广泛应用于上海和全国各地大宾馆,但他却不同意把自己的名字印入书中。他是烹调界公认的权威,为许多人赞赏。


《花经》记叙了作者之父黄岳渊先生的一段经历。黄岳渊先生在宣统时本是一名朝廷命官,斯时年将三十。有一日黄先生想:古人曰三十而立,我该如何立人呢?他想,做官要应付人家,做商又要坑害人家,得做一件有兴趣的事才好,才算立了为人的根本,于是,黄先生毅然辞官隐退,他购买田地十余亩,聚精会神,抱瓮执锄,废寝忘食,盘桓灌溉,甘为花木之保姆。果然,黄家花园欣欣向荣,蒸蒸日上,花异草奇,声名远扬。每逢花时,社会名流裙屐联翩,吟诗作赋。更有文人墨客指点花木,课晴话雨。众人深得启示:混浊之世,百无一可,唯花木差可引为知己。据说当时的文坛名人周瘦鹃、郑逸梅等人皆为黄先生的花木挚友。黄先生养花养出了精神,养出了人间知己,恐怕这才叫养花种草!这才叫做好了人生一件事。而把一件事要做好,岂能只凭你心中有一点喜欢,有一点迷恋?三天浇点水,五天上点肥?


张继以一首《枫桥夜泊》名留千古、张若虚以《春江花月夜》孤篇压倒全唐、玛格丽特·米切尔以《飘》屹立于世界文坛,人生不需很多,只要一点点足矣。可叹世上不知多少聪明人,一生没有做好一件事。


“心心在一艺,其艺必工;心心在一职,其职必举。”只要你能够倾一生的时光与精力、倾一生的思维与智慧、倾一生的执着与追求,黾勉苦辛,朝乾夕惕,不气馁、不放弃,把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做到完美、做到极致,那么,你就能超越梦想、成就辉煌。




[ 每日分享 , 喜欢请关注~ ]


文摘丨一切成功均来自积累  分享好文章


写给流年丨洗涤心灵的尘埃  分享好句子


独立音乐电台丨给这浮华喧杂的世界一丝安宁    分享好音乐 



光影人生:

Exodus: Gods and Kings   法老与众神

原本这部电影的名字是“出埃及记”,但是涉及版权问题只能用这个名字了。

摩西的这个故事曾经被拍摄多次,比如“十诫”和“埃及王子”。

我对世上的各种宗教文化都很感兴趣,

所以涉及宗教题材的电影也看了不少,更应该说是很多编剧喜欢带着宗教来讲故事。

这部电影的结尾其实就是耶路撒冷故事的开始了,

这让我又想起了十字军东征和狮心王,想起了“天国王朝”,

作为宗教题材电影,不需要花哨和标新立异,中规中矩的讲好故事就可以了。

这部电影在这一点上做到了。

而电影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

在摩西娶西波拉的时候彼此说出的誓言里,

有一句很打动人心:“接受你真正的样子,深爱我所了解的你,信赖我所不知道的你……”

这是我看到听到过的考虑最周全的结婚誓言了。

对于那些缺乏安全感的人,听到这样的誓言心里会更踏实些吧。

相见恨晚

酸热的

阅读文字:

 文/夏小麦


   常常会内心里抱怨和失落,抱怨生活中很多人不理解你,不懂你。你做的很多决定,他们没能支持;你伤心难过的时候他们安慰的方式不对;你笑的开怀的时候,他们没能陪你笑得开怀甚至不知道你在笑什么。有的时候你觉得自己特孤独,觉得没人懂你,没人能走到你的心里,没有话能戳到你的心里,没有事情能打动你。可是你还是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过着日子。朋友多多少少,很多渐行渐远就淡出了你的生命。很久很久,你都忘了什么叫相见恨晚。




   直到有一天,你的生命里出现了这样一个人。他跟你有着相似的爱好,跟你喜欢一样的音乐和电影;你们会被同样的事情打动,你们会说出让彼此觉得温暖和心颤的话;你们经常会默契的猜出对方接下来要做什么事;你们相互鼓励,相互欣赏;你们会在一件事情上下意识的做出相同的反应;甚至你们都会因为喝牛奶而坏肚子,手心的掌纹都是乱七八糟因为惯性的为别人想得多,五行相同,星座相合。聊天的时候,你们总是能找到很多的共鸣,你们频率最高的对话就是:“哎哎我也是这样的;诶诶你也这样啊;我天啊,终于找到跟我想法一样的人了;哇塞,好默契,我刚想这样。”


   如果上辈子你们是病死的,那一定住在一个病房;如果是毒死的,那一定是共饮了一瓶毒药;如果是自杀的,那一定选择了同样的一层楼,或者一家药店的安眠药;如果是英勇就义,那一定是在同一地点为家国洒了热血;总之一切的一切都让你觉得这个人存在,如同你自己一样,却又有些许不同,让你们变得如此默契。


 


   北方的冬天白雪皑皑,你发给他路灯下飞扬的雪花;海边的落日晚霞,他拍下最美的一抹余晖与你分享。跟他聊天的时候,你不作任何事,还能真真切切的对着屏幕微笑或者是大笑。你们每天互道清晨第一句早安,入梦前最后一句晚安。有的时候会分享前一天夜里奇奇怪怪的梦,有的时候梦里会出现对方。你会在某一次你们又默契之后,突然想,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人,在生命里出现。居然有这么多共鸣,居然如此相似。也会突然害怕,害怕他会不会突然的消失,生命里有很多人啊,你总以为会永远在一起,所以连声道别都没来得及好好说。后来你想,世事难料,顺其自然吧,就算有一天他淡出了你的生命也是命数,所以还是正视自己珍惜当下来的实在。可是你给自己讲了好多道理,睁着眼过了好多由黑变亮的夜晚,还是没能说服自己去接受如果有一天的离别。


 


   都说,太过相似的两个人,是没有办法走在一起和一起生活的。可是你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想要知道你在他的世界里是特别的,并且想尽办法想要向他去取证然后来安慰自己。你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和冲动,你清楚它的存在是否合理,你也清楚这是多巴胺和荷尔蒙的分泌;你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啊,你窃喜你依赖,你幻想你不舍。可是这偏偏是一个悲剧的故事。


 


   想起一句话,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
 


   很多压在身上的责任和事情是你没办法逃避的,爱和自由,永远在追求的路上。你也常觉得人生短暂,时间不多,一定不要被身外之物束缚了手脚,可是终究也没能做的洒脱。不确定和没那么信任和推三阻四的想要自身的安全感的你,没办法勇敢起来。年轻又不年轻的年龄,不想辜负却又已经溜走的青春。


 


   故事难以写下去了,最后想起他说:相见恨晚,有时候是热的,有时候是酸的。


 


 


   



舍不得的好人生

不舍得

美文日赏:




文  李娟



人世间的悲欢离合,是生命中最婉转低回的乐章吗?爱情也只有在两种东西面前,显得百转千回、荡气回肠。一是光阴,二是离别。


金岳霖教授暮年时,有人让他讲讲与林徽因的往昔。他摇摇满头华发,摆摆手,只字不提。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她是他心头的一颗珍珠,是他晴空的一轮皓月,是他一生的人间四月天。她是他心底的一块碧玉,只养在心里。他不舍得和任何人提及她。不提,不诉,不言,不语,沉默是对爱情最大的尊重。曾经,她的家搬到哪里,他也跟着搬家,去做她的邻居。他常去她家聊天,琴棋书画诗酒花,唯独不谈爱情。


半个世纪的脉脉情深,哪是舍得说出口的?似水流年中,相思以终老。


人世间,镂骨铭心的爱情都值得尊重,为什么一定要有一座婚姻的大厦呢?美好的爱情值得用一生去回忆。



读书,不要想着实用,更不要有功利心。读书,只为了自身的修养。


邂逅一本好书,如同邂逅一位知己,邂逅一个善美之人。有时心生敬意,有时怦然心动。仿佛你心底埋藏多年的话,作者替你说了出来,你们在时光深处倾心相遇的一瞬间,情投意合,心旷神怡。


张潮说:“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。”读书达到这样的境界,人生也显得清明而透彻。


平日里读书,最喜欢的几本,大都来自古老雅洁的文字,来自源远流长的汉语。它们几乎与现实的浮华和喧嚣,永远隔着深深的沟壑。好书如佳茗,令人舍不得放手的,就是这样的好书。如《红楼梦》《幽梦影》《小窗幽记》……我依靠它们得到灵魂的安然。


恍然明白,读书的目的,原来只为了和好东西倾心相见,如:好事,好人,好物,好情。


有的书借出去了,还回来的时候,整洁依旧,不仅毫发无损,而且还包了洁白的书衣,仿佛花容月貌的女子,穿一件洁白的纱裙,内心一瞬间洁净喜悦起来,让我对还书的人起了珍重之意。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女子,她纯净,博学,懂得文字的美好。在浮躁喧嚣的尘世间,能遇见这样一位爱书的女子,也是很幸运的事情。


其实借书,还书,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和性情。



不舍的还有光阴。


抚摸一部旧书,仿佛揣摩一段光阴,又似观赏和留恋几十年前的月光。


我年少时拥有一部《红楼梦》,是上世纪80年代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,那部书共有4册,装帧精美,古意幽幽。书影上是一位冰清玉洁的女子,安然地依在山石旁,长裙垂地,拈花沉思。她心中默诵着: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。脚下的竹篮里盛满落花,她就是水晶心肝的林黛玉。年少时,我便读到人间最美的书,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。


有人曾问张爱玲,《红楼梦》《西游记》比起《战争与和平》《浮士德》哪部书好,张爱玲正言答道,当然是《红楼梦》《西游记》好。我也这样认为。


一部《红楼梦》沉浸在流年里,文字的魅力绵延、流传了几百年。它开启了多少人文学的梦想,也成全了多少人关于文学的梦境,连张爱玲也不例外,许多大家都是站在《红楼梦》的肩膀上触摸到了月亮。


此后多年,我随着父母从关中到了陕南,再回长安求学,辗转,迁徙,漂泊中,我遗失了《红楼梦》的第二册,一部《红楼梦》便成了残梦。我翻遍家中的每一寸角落,再也找不到它,它犹如遗失在岁月尘埃里的一颗珍珠,消失了。后来,我时常去书店或旧书摊淘书,希望能遇见同样版本的《红楼梦》,可是,再也不能了。李延年诗云:佳人难再得。其实,好书同样难再得。


世间很多事就是这样,离散了,走失了,便已是长长的一生。


我犹如遗失了一位情深义重的故友,丢失了自己绮丽的青春年华。好书难再得,一如知己难再得。


一生不舍的无非就是这些:骨肉至亲,三两知己;清茶一盏,好书几卷;看陌上烟花开遍,柳丝如烟。似水流年里,读书,写字,品茗,赏花,舍不得的好人生也不过如此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继续阅读:点点主站 投稿 随机文章 美文日赏在微博 小额捐助 豆瓣小站


一篇看不过瘾?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,每天四篇文章让你看个够!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~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,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,和我们互动吧




如果 钢的译

如果,身边的人都失去理智,并将其归咎于你,
而你却能保持清醒;
如果,所有人都怀疑你,而你却能自信如常,
并体谅他们对你的怀疑;
如果,你能耐心等待,不急不躁,
或遭人诽谤憎恨,却不去以牙还牙;
既不去光彩照人,亦不去才华横溢。
如果,你能去梦想,但却不做梦想的奴隶;
如果,你能去思辨,而不是为了思考而思考;
如果,你能以平常心坦然面对失败和凯旋,
并懂得,它们其实是幻象;
如果,你能忍受你说出的真理,被无赖们故意曲解演绎,
用以误导愚昧人群;
或者眼睁睁看着你为之付出一切的珍爱,
被人摧毁,然后俯拾碎片,
用老旧的工具去细细修补;
如果,你敢把所有赢来的人生筹码堆在一起,
冒险一搏,却一把输光,
然后从零开始,从不言败;
如果,你能让筋疲力尽的意气与肌体,
依然听从于你仅存的意志,
告诉自己一定要“坚持”;
如果,你能和百姓打成一片,却拒绝随波逐流;
或与王者同行,却不忘,庶民本色;
如果,无论是宿敌还是挚友,都无法伤害到你;
如果,所有人对你都很重要,但又没有谁那么重要;
如果,你能惜时如金,分秒必争;
那么,这个世界就全都属于你,
而你,我的儿子,也终将长大成人。

张嘉佳【睡前故事】我叫刘大黑

阅读文字:

酒吧刚开的时候,被朋友们当作聚会的地方。后来慢慢知道的人多了,陌生人也逐渐走进来。


有一天下午,我翻出电磁炉,架起小锅,喜滋滋独自在酒吧涮东西吃。五点多,有个女孩迟疑地迈进,我给她一杯水,继续吃。


女孩说:我能吃吗?


我警惕地保护住火锅:不能,这是我自己吃的。


女孩说:那你卖点给我。


我说:你一个人来的?


女孩说:是的。


我说:这盘羊肉给你。


女孩说:但我有男朋友。


我说:把羊肉还给我。


女孩说:已经不是男朋友了。


我说:这盘蘑菇给你。


女孩说:现在是我老公。


我说:大爷的,蘑菇还给我!


出于原则,火锅太好吃,我无法分享,替她想办法弄了盘意面。她默默吃完,说,你好,听说这个酒吧,你是为自己小狗开的?


我点点头,说,是的。


女孩说,那梅茜呢?


我说,洗澡去啦。


女孩说,我也有条狗,叫刘大黑。


我一惊:狗也可以有姓?听起来梅茜可以改名叫张春花。


【微信:时光说  timetellyou 喜欢文字就关注吧】


女孩眼睛里闪起光彩,兴奋地说。是啊,我姓刘嘛,所以给狗狗起名叫刘大黑,他以前是流浪狗。我在城南老小区租房子,离单位比较近,下班可以走回家。一天加班到深夜,小区门口站了条黑乎乎的流浪狗,吓死我了。


我跟它僵持一会,他低着头趴在冬青树旁边。我小心翼翼走过去,不敢跑快,怕惊动他。他偷偷摸摸跟在后头,我猛地想起来包里有火腿肠,剥开来丢给他。


他两口吃完,尾巴揺得跟陀螺一样。我想,当狗冲你摇尾巴的时候,应该不会咬人吧,就放心回家。


他一路跟着,直把我送到楼下。我转身,他停步,摇几下尾巴。我心想,看来他是送我的,就把剩下的火腿肠也丢给他。


我做房产销售,忙推广计划加班很晚。从此每天流浪狗都在小区门口等我,一起走在黑漆漆的小路,送我到楼下。我平时买点吃的,当他陪我走完这段夜路,作为报酬,就丢给他吃。


我尝试打开楼道门,喊他到家里做客,他都是高傲地坐着不动。我进家门,探出窗户冲他挥挥手,他才离开。


有天我发现大黑不在小区门口,我四顾看看,不见他的影子。于是我尝试着喊,大黑!大黑!


这是我临时乱起的名字,因为我总不能喊:喂,蠢货狗子,在哪呢!


结果草丛里悉悉索索,大黑居然低着头,艰难地走出来,一腐一拐。到离我几步路的地方,默默坐着,侧过头去不看我,还挺高傲的。


我心想,结伴十几次了,应该能对我亲近点吧?壮胆上前蹲下,摸摸他的头。


大黑全身一紧,但没有逃开,只是依旧侧着头不看我,任凭我摸他的脑门。


我突然眼眶一热,泪水掉下来,因为大黑腿上全是血,估计被人打断了,或者被车碾到。


他瞟我一眼,看见我在哭,于是舔了舔自己的伤腿,奋力站起来,颤颤巍巍走着。


他居然为我带路,他在坚持送我回家。


到楼下,我把包里吃的全抖在地面,冲回家翻箱倒柜找绷带消毒水。等我出去,大黑不见了。我喊:大黑,大黑!


然后大黑不知道从哪跑过来。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跑,跑得飞快,一瘸一拐的样子很滑稽。


我想是因为自己喊他的时候带着哭腔吧,他不知道我出了什么急事。


我打开楼道门,他还是不肯跟我回去,坐在路边,眼睛很亮。


我抱着他,擦掉血递,用绷带仔细绑好。我说,大黑呀,以后你躲起来,姐姐下班带吃的给你,好不好?


大黑侧着头,偷偷瞄我。


我说,不服气啊,你就叫大黑。大黑!


他揺揺尾巴。


又过了一个多月,我男朋友买房子了,让我搬过去住。我问能不能带大黑?男朋友讥笑我,养条草狗干吗?我就没坚持。


搬家那天,我给小区保安四百块和自己的手机号码。我说,师傅替我照顾大黑吧,这是我号码,用完了你就打电话给我,我给你汇钱。


保安笑着说,好。


和男朋友坐上搬家公司的卡车,我发现大黑依旧高傲地坐在小区门口,但是很认真地看看我。


我的新家在郊区。之前和男朋友商量,买个小点的公寓,一是经济压力小点,二是大家上班方便。再说了,如果买郊区那套一百六十平的,我们两人工资加起来,去掉房贷每月只剩两千不到。我其实不介意租房子住,何必贷款把我们的生活搞得很紧迫。


我男朋友不肯,说一次到位。我没坚持,觉得他也没错,奔着结婚去。


搬到郊区,我上班要公交转地铁再转公交,花掉一个半小时。


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幸福,直到他说,要把他母亲从安徽老家接过来。我这才知道,他为什么留了个房间一直空着。


不过孝顺永远无法责怪,他父母许久前离婚,妈妈拉扯他长大。我说好啊,我同意。


他妈妈来我家之后,虽然有些小磕碰,但每家每户都避不开这些。他妈妈是退休教师,很节俭,我们中饭不在家吃,她自己经常只买豆芽凑合,可给我们准备的早饭晚饭永远都很丰盛。


几个月后,我加班至后半夜才到家。家里灯火通明,男朋友和他妈妈坐在沙发,我觉得气氛奇怪。男朋友不吭声,他妈妈笑着说,欣欣,你是不是和一个叫篮公子的人走得很近?


我脑子嗡一声,这是盘查来了。我说,对,怎么啦?


他妈妈瞟了我男朋友一眼,继续笑着说,欣欣,我先给你道歉,今天不小心用你电脑,发现你QQ没关,我就好奇,想了解你的生活,翻了翻聊天记录。发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,就是你和那个蓝公子,有很多不该说的话。


我全身血液在往脑门冲。


蓝公子,是我的闺蜜,是女人。她其实跟我男朋友还认识,属于那种人前冷漠人后疯闹的脾气,QQ资料填的男,ID蓝公子,喜欢跟我老公老婆乱叫。


这他妈的什么事儿。


男朋友一掐烟头,说,刘欣欣,你把事说清楚。


我站在过道,眼泪涌出来。因为,书房里的东西被翻得乱七八糟,我所有的资料丢得满地。卧室里衣柜抽屉全部拉开,我的衣服扔在床上,甚至还有内衣。


我抹抹眼泪,说,找到什么线索?没找到的话,我想睡觉了,我很累。


男朋友喊,说不清楚睡什么?你是不是想着分手?


我咬住嘴唇,提醒自己要坚强,不可以哭,一字一句:我没说要分手。


男朋友冷笑:蓝公子,呸!刘欣欣我告诉你,房产证你的名字还没加上去,分手你也捞不着!


我忍不住喊,首付是我们两家拼的,贷款是我们一起还的,你凭什么?


男朋友说,就凭你出轨。


出轨。这两个字劈得我头昏眼花。我立马随便收拾箱子,冲出门。他妈妈在后面拉我,说,欣欣,到底怎么回事,外面那么晚别乱跑呀! ^


我说,阿姨,您以后要是有儿媳了,别翻人家电脑吗,那叫隐私。


男朋友在里头砸杯子,吼着:让她滚!


我在郊区马路走很久,拖着箱子一路走一路哭。闺蜜开车来接我,聊了通宵。


她说误会嘛,解释不就完了。我说,他不信任我。闺蜜说,你换位思考一下,从表象上来看,的确有戴绿帽子的嫌疑。


我说,再回去岂非很丢脸?


闺蜜说,不急,我这住两天。他们家也有不对的地方,翻聊天记录就是个坏习惯。你别看他们现在牛逼哄哄的,你两天不出现,彻底消失,他肯定着急。


我将信将疑,关机睡觉。


混混沌沌睡了几个小时,打开手机,结果一条未接来电也没有。我觉得天旋地转,心里又难受又生气。


第二天开始,男朋友有点急了,电话一个接一个。问我在哪里,我不肯告诉他。


第三天,他妈妈亲自打电话给我道歉,说翻电脑确实是她的不对,希望能原谅老人家。但是我们年轻人之间都谈婚论嫁了,还是坐一起多沟通比较好。


可我依旧觉得委屈。脑海里不停浮现一个场景:半夜自己孤独走在马路,一边哭泣一边拖着箱子。


我害怕将来还会重廣。


第四天,男朋友打电话,两人沉默,在听筒两头都不说话:就这样搁在耳边半个多小时,他说:那冷静一段时间吧。我说,好。


半月后,我本来想上班,结果迷迷糊糊走到以前租的小区。保安看见我打招呼:刘小姐,好久不见了啊。


我突然想起来,急切地问他,大黑呢?


保安笑嘻嘻地说,没事,他现在是小区接送员。只要老人小孩回小区,他就负责从小区门口送到家。大家也乐得给他点吃的,都挺喜欢他,你看一条狗现在都能勤劳致富了。我刚看到好像吴大妈买菜回来,估计大黑又去送她了。


听到大黑变成小区明星,所有人都爰他,我心里有点失落。跟保安也没啥好聊,就走了。


没走几步,听见保安喊,大黑!


我转身看到,大黑啪嗒啪嗒从拐角跑出来,突然一怔,张大嘴呆呆看着我,眼睛里露出惊喜,我相信他是笑着的呀!因为这是他笑着的表情呀!


我蹲下来,招手:大黑!


大黑低头吭哧吭哧走近我,第一次用头蹭我的手。


我说,大黑,你还好吗?


大黑用头蹭蹭我。


我站起来说,大黑,姐姐下次再来看你!


保安说,大黑,回来,姐姐要走了!


大黑揺揺尾巴,我走一步,他就跟着走一步,然后走出了小区。我不敢走了,停下来喊,大黑,回去!


他不肯,贴上来用头蹭我。


我眼泪差点掉下来,说,大黑,现在姐姐也没有家了,你回去好不好?


保安快步赶上来,拽着大黑往回走,说,大黑从来没走出过小区,这次他是怎么了?


我不知道该往哪里,昏头昏脑走到广场,坐在长椅发呆。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号码。


接通,是保安:“姑娘,我把大黑关在保安室里,他不停狂叫,疯狂扒门。我拗不过,就打开门,他立刻跟一支箭一样,窜了出去,转眼就看不见了。我估摸他想找你。狗一辈子就认一个主人,要是方便,姑娘,你就带着他吧。”


我放下电话,站起来四下张望,喊,大黑!大黑!


然后广场一个角落,钻出来一条黑狗,很矜持地走到我身边,熟门熟路趴下来,把头搁在我脚面。


我摸摸他的头,眼泪掉在他脑门上。


电话又响,是彩信,房产证照片,有我的名字。


男朋友打电话,说:欣欣,我们不要折磨对方了。其实第二天我就去申请加名字,刚办下来。你看我置之死地而后生,你要是还跟我分手,我人财两空。妈妈想搬回安徽,我觉得很对不起她。


我哭着说,你活该。


他也哭了,欣欣,你别再理蓝公子了。


我说,我现在就住蓝公子家里。


他说,欣欣你别这样,你能回来吗?


我说,去你大爷的,蓝公子是小眉,女的好吗,我去你大爷的。


他说,那,欣欣,我们结婚好不好?


我拼命点头,说,好。你让阿姨别走了。


他说,嗯。


然后我又看看大黑,说,必须把大黑接回家。


男朋友说,你在哪儿,我来接你们。


我告诉他地点,放下电话,觉得天都比以前晴朗,指着大黑说:喂,从此以后,你就叫刘大黑!


刘大黑说:汪。


刘欣欣一直自顾自把故事讲完,我送她一瓶樱桃啤酒,说,后来呢?


刘欣欣说,我下个月去安徽办婚礼。


我说,大黑当花童吗?


刘欣欣说,大黑死了。


我一愣,说,啊?


刘欣欣说,大黑到我家一个礼拜,不吃不喝了。婆婆比我还着急,请几个医生来看。医生告诉我们,大黑年纪老了,九岁了,内脏不好,没什么病,就是要死了,不用浪费钱买药。但婆婆还是花了一万多,说必须要让大黑舒服点。


刘欣欣擦擦眼泪,说,我下班回家。婆婆哭着告诉我,大黑不吃不喝,一点力气都没有,我一上班去,他还会努力爬起来,爬到大门口,呆呆看着门外,一定是在等我回家。


刘欣欣眼泪止不住,说,婆婆每天买菜,做红烧肉,做排骨汤,可是都等我回家了,大黑才会吃一点点。我要摸着他的头,喊,刘大黑,加油!刘大黑,加油!他才吃一点点,很少一点点。


你知道吗,后来我请了几天假,陪着大黑。他就死在我旁边的,把头搁在我手里,舔了舔我的手心,然后眼睛看着我,好像在说,我要走啦,你别难过。


刘欣欣放下酒瓶,说,我现在想想,大黑那天为什么追我,为什么在保安室里发疯,为什么跑那么远来找我,是不是他知道自己快死了,所以一定要再陪陪我呢?


我送她一张卡片,上面写着:我希望和你在一起,如果不可以,那我就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永远陪着你。


刘欣欣说,谢谢你,我喜欢梅茜,你要替我告诉她。


我点点头。


她前脚走,店长后脚冲进来,喊:老板你个狗逼,又送酒,本店越来越接近倒闭了!


我说没啊,人家有给东西,你看。


欣欣送我一张照片,是她的全家福,男孩女孩抱着一条大黑狗,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。


照片反面有行清秀的字迹:一家人。



真正的错过 叶倾城

阅读文字:

在最初,在一切都没有开始的最初,你只是一棵树,一棵立在路边的树。在冬天,卸尽了繁华,隐身在上千棵与你一般的落叶乔木之间,有着褐色粗糙的形象。


而我,每天无视地从你身旁走过。那时,天青似水,林间一片寂静,恒久是冷冷悠长的冬日,不曾注意是怎样的风来云动,风里云里又是谁在窃窃私语,告诉你预定的时刻已经来到,你所有的枝丫都无言承诺。怀着巨大的秘密,你管自守口如瓶,不肯给我一点暗示,暗示给我那些即将到来的,我所不能预期也不能相信的,你最豪奢的美丽。而那时的我不会知道,正有些什么,在你体内暗暗生长,等待着那陈酒出瓮般惊艳的一刻。


所有美丽的时刻注定都只能以刹那来计算。同一个枝上,同一个时刻,不同的枝上, 不同的时刻,花的每一个瞬间都在发生。有时仿佛乍停的蝶,有时宛如初现的笑,有时又好似最完美的爱情,无尽的洁白的花,不断地绽放,是瞬息万变的海水,不会为我作丝毫的停留。而注定要有一个最美丽的时刻,所有的花朵均已绽放,而花凋还仅仅是呼之欲出。阳光铺开金色的舞毡,风在一旁从容伴奏,所以盛开的白色花朵都携起手,跳起同样的舞步,那一树洁白的花朵啊,仿佛一千朵云在聚会。


在这一刻才与你相遇的我,看见你令人屏息的美,了悟你一直久蕴的最深的情怀,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错过。


因为我永远也不能回到那开始的时分,抬头看见你起初的容颜,在你初生的状态里识别出你,明白你将会有的怎样的未来。我也永远不能在你成长变迁的日子里,在你身边驻足,将你的改变一一记取,陪你共同守着这一段岁月。你生命中所有的悲欢离合,种种不被言传的事迹,我已经永远不能再遭遇。


那些错过的日子,发生过的一切,没有人可以挽回。而今日我方与你相遇,那么我又如何能明了,你此际,惊心动魄的美?


香气是花的言语,你的枝头有一千朵沉默的花,一千朵沉默的花同时在你枝头绽放,同时对我说出,我真正的错过。



动心的时候万物复苏,什么都奔向欢喜。伤心的时候销声匿迹,什么都归于叹息。两个人有时差,一个人过四季。

【睡前故事】唯一,就等于没有

一枚骑缝章

阅读文字:

张嘉佳:唯一,就等于没有
我一直恐惧等错了人。这种恐惧深入骨髓,在血液里沉睡,深夜频频苏醒。


2002年,和一群志同道合者做活动。活动结束后,大家在路边饭馆聚餐。吃了一半,招牌菜酸汤鱼上来。我眼巴巴等它转到面前,和我隔三四个座位的女孩X放下筷子,说我要走了。她是大学校花,清秀面庞,简单心灵。男生们纷纷举手叫着,我来送你。X红着脸,我不要你们送,我要张嘉佳送。我好不容易夹到一块鱼肉,震惊地抬头,惨烈地说,为什么,凭什么,干什么,我囊中羞涩没有钱打车。说完后继续埋头苦吃。然后呢?然后再见面在三年之后。


2005年,X打电话来,说想和我吃顿饭。吃饭总是好的,我正好怀抱吃郊区一家火锅的强烈欲望,就带着她打车过去了。她说,一年多在高新区上班,离家特别远,都是某富二代开车一个多钟头来回接送。我沉默一会说,也好,他很有毅力。X低头,轻声说,一开始坚持坐公交车,但他早上在家门口等,晚上在公司楼下等,坚持了几个月。有次公交车实在挤不上去,我就坐了他的车。我一边听一边涮羊肉,点头说,上去就下不来了吧。她什么都没吃,筷子放在面前,小声说,不知道,我不知道。


吃完了,我摸着肚子,心满意足出门等出租车。半天没有,寒风嗖嗖,冻得我直跳脚。X打电话喊车过来接我们,我知道就是富二代的车。车是宝马,人也年轻。虽然不健谈,可是很文静。


X坐在副驾,从视后镜里,我能望见她安静地看着我。我挪到门边,头靠在车窗。夜渗透玻璃,空调温暖,面孔冰凉。驰过高架,路灯一列列飞掠。什么都过去了,人还在夜里。


这场景经常出现在梦中,像时间长河里倒映的流星。


梦里,可以回到2002年的一次聚餐,刚有女孩跟我说,算了吧,刚有另一个女孩说,送我吧。然后呢?再也没有然后了。


多少年,我们一直信奉说,每个人都是一个半圆,而这苍茫世界上,终有另外一个半圆和你严丝密缝,刚好可以拼出完美的圆。


这让我们欣喜,看着孤独的日,守着黯淡的夜,并且要以岁月为马,奔腾驾驶到彼岸,找到和你周长角度裂口都相互衔接的故事。然后捧着书籍,晒着月光,心想:做怎样的跋山涉水,等怎样的蹉跎时光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对面有谁在等你。


有个朋友的世界观在禽流感爆发那天展示给了我,他依旧在吃鸡,并且毫无畏惧。他说,撞到的概率能有多少,大概跟中彩票特等奖差不多吧。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,如果十几亿人中,只有唯一的半圆跟你合适的话,命中注定的话,那撞到的概率能有多少,大概跟中彩票特等奖差不多吧。


分母那么浩瀚,分子那么微弱。唯一就等于没有。这个世界上,没有两个真的能严丝合缝的半圆。只有自私的灵魂,在寻找另外一个自私的灵魂。我错过了多少,从此在风景秀丽的地方安静地跟自己说,原来你不在这里。


2012年,在西安街头,捧着手机找一家老牌肉夹馍。烈日曝晒,大中午地面温度不下四十。我满头大汗,又奔又跑又问人,走了一个多小时。终于头晕目眩,顶不住,瘫倒在树荫下。最后希望出现,旁边饭馆服务员说他认识,带我走几步就抵达。小店门头已换,所以我路过几次都没发现。肉夹馍还未上,严重中暑的我晕厥了过去。醒来发现店里乱成一团,伙计想帮我叫车,我无力地拦住他,说,他妈的,让我吃一个再走。


不能错过那么好的肉夹馍,因为我已经错过更好的东西。


等其实不可怕,因为在等待的过程中,你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:打游戏、看电影、吃大餐、旅行。


等不到,你还是你自己。


因为要等待日出,必然会辜负安眠,但别错过山顶每一丝原本就属于你的风景。



梁继璋 写给儿子的一封信

我儿:
写这备忘录给你,基于三个原则:
(一)人生福祸无常,谁也不知可以活多久,有些事情还是早一点说好。
(二)我是你的父亲,我不跟你说,没有人会跟你说。
(三)这备忘录里记载的,都是我经过惨痛失败得回来的体验,可以为你的成长省回来不少冤枉路。
以下,便是你在人生中要好好记住的事:
(一)对你不好的人,你不要太介怀,在你的一生中,没有人有义务要对你好,除了我和你妈妈。至于那些对你好的人,你除了要珍惜、感恩外,也应多防备一点,因为,每个人做每件事,总有一个原因,他对你好,未必真的是因为喜欢你,请你必须搞清楚,而不必太快将对方看作真朋友。
(二)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,没有东西是必须拥有的,看透了这一点,将来你身边的人不再要你,或许失去了世间上最爱的一切时,也应该明白,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(三)生命是短暂的,今日你还在浪费着生命,明日会发现生命已远离你了。因此,愈早珍惜生命,你享受有利于命脉的日子也愈多,与其盼望长寿,倒不如早点享受。
(四)世界上并没有最爱这回事,爱情只是一种霎时的感觉,而这感觉绝对会随时日、心境而改变。如果你的所谓最爱离开你,请耐心地等候一下,让时日慢慢冲洗,让心灵慢慢沉淀,你的苦就会慢慢淡化。不要过分憧憬爱情的美,不要过分夸大失恋的悲。
(五)虽然很多有成就的人士都没有受过很多教育,但并不等于不用功读书,就一定会成功。你学到的知识,就是你拥有的武器。人,可以白手兴家,但不可以手无寸铁,谨记!
(六)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,同样地我也不会供养你的下半辈子。当你长大到可以独立的时候,我的责任已经完结。以后,你要坐巴士还是Benz(奔驰),吃鱼翅还是粉丝,都要自已负责。
(七)你可以要求自已守信,但不能要求别人守信,你可以要求自已对人好,但不能期待人家对你好。你怎么对人,并不代表人家就会怎么对你,如果看不透这一点。你只会徒添不必要的烦恼。
(八)我买了十多二十年六合彩,还是一穷二白,连三奖也没有中,这证明人要发达,还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,世界上并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(九)亲人只有一次的缘份,无论这辈子我和你相处多久,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,下辈子,无论爱与不爱,都不会再见。